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原创小说

挪威的森林 十大阅读软件排行榜名著改编 活在想象中(图

时间:2018-08-11 07:15:46  来源:本站  作者:

  2011年,好莱坞盛刮名著改编风,而说起来,这股风潮,从亚洲开始,便来势汹汹。

  133分钟的电影,如果你用力去看,并不觉得十分冗长,影片里,几个花样年华的少男少女走来走去,可能会让你有些眼花,演员都在不停地、绕来绕去地走着,导演的镜头极其有耐心地一路跟拍,镜头里的人都显得很焦躁不安,似乎在发泄什么,又像是在寻找什么,这些情绪与画面让观众难以安静下来,还好这是一部色泽好看的电影,像大多数日本片一样。如果不去关注内容,好听的音乐,唯美的画面,当做风景片去欣赏,电影版《挪威的森林》算是不错的选择。

  “挪威的森林”是一支怀旧的披头士歌曲,娴静腼腆的女孩直子每听此曲必觉得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迷失在又寒又冻的森林深处,这正是所有年轻人都必经的彷徨、恐惧、摸索、迷惑的表征。20岁,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没到这个年岁的人,以为那是光辉灿烂、独立自主的未来;过了这个年岁的人,只记得那个时候的青春美好,即使还能回忆起些微的伤痛,也被弱化得不值一提。只有刚刚好在20岁的人们,才会深知那种前后无所瞻顾的绝境,不知如何前行的迷茫。

  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读者大概都是20岁左右的人儿,于是,一本书成了这个年岁的独特记忆。故事里面那些抗拒长大的人,被描述成了具象的痛苦,最适合这个年龄独自享受。也许躺在床上看到一半,便会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掉眼泪,想要呐喊却又不知是何缘故。这些失魂落魄的矫情,可能会随着时间消逝,但是这些长大的孩子们,不会忘记村上春树曾经带给他们的感受。所以当听说《挪威的森林》被拍成电影以后,很多人激动了,也惶恐了。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渡边、直子、绿子,我很抱歉地告诉你,越南导演陈英雄诠释的《挪威的森林》,和我心中的相去甚远。除了大片大片的绿,还有直子苍白的脸颊以及她在草地上歇斯底里的惨叫声,这部片子给我的记忆所剩无几。

  人们争先恐后地去看片子,吸引他们的不是陈英雄的电影,而是村上春树的小说。我们是不该那么苛刻,两个小时的镜头很难满满地承载所有内容,所以节奏有些快,画面略显拼凑也应该原谅,至少演员是干净的。我们其实很能发现,和韩国相比,日本人的审美观很朴实,不太能一下子被中国人认定是美女的菊地凛子,小眼睛、淡眉毛、薄嘴唇,脸型也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些显老态,却扮演了渡边最热爱的美少女直子;而相貌普通的渡边扮演者是个美男子,很难和书中那个其貌不扬的男子联系起来,除了他的慵懒和忧郁;还有广受书迷诟病的绿子扮演者,十分洋气的扮相,抽烟的姿势也很美,除了她没有书中应有的女性曲线。

  整部影片有了雨林的气息,空气中也是包含了水分,大概因为导演是越南人的关系。我们也能感受到陈英雄在力求忠实原著,认真地保留了原著的线索与人物,将小说里的“伤痕与凄美”用缓慢悠长的影像风格表达了出来,只是丢失了灵魂。玲子不再

  是书中那个值得玩味的角色,被改得面目全非,她没有过去,非常突然地与渡边发生关系,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原著中玲子弹满五十支歌后对渡边说,“跟我做那个吧”。渡边回答:“不可思议。我也在想同样的事。”我们承认渡边和直子、绿子之间的情感,但是与玲子的默契也有存在的理由,而不是唐突的发生。电影里,玲子与渡边完事以后,竟然像个嫖客似的对渡边说:“终于找回了七年前的青春,谢谢你。”玲子的形象显然不像书里那么丰满,甚至有些偏离,这大概是导演内心中对玲子的解读,但是却伤害了原著的看客。

  文学转化为大荧幕,本身就有很大的风险,文学里,人们可以无尽地遐想,遐想人物的造型,想象人物背后的风景,但是电影有自己的限定,时间、空间等。但是我们还是会去看陈英雄的《挪威的森林》,因为它召唤了所有在20岁时感伤的人们,然后说出自己心中的直子。

  年轻的好处,就是可以大胆地去爱,而不计后果。所爱、所恨、所思都可以浓烈到溢出来,那是一段多么好的时光。直子深爱木月,他们了解彼此没有任何秘密,有如一体,他们应该是最幸福的,因为他们拥有世界上最温柔美好的情人。但是身体在孤岛上放逐,灵魂却无处安放,最后他们都自杀了。

  直子和绿子,代表着两个时代,一个是古典的隐喻,一个是现代的开放和活泼。谁也阻挡不了古典之美的衰败,最终只能裱在相册里;而现代的美却散发出青春肉体的香味,能激动人心,能引人入胜。两个如此不一样的女孩,或许就是一个人的混合体。渡边之于直子,明知直子心系死去的木月,偏偏不舍追随左右;绿子之于渡边,虽知渡边心有所属,也求守候身旁。“二美”你要取舍谁?

  很多观众对于菊地凛子和水原希子的扮相,颇有微词,菊地凛子演直子明显有些老了。那些属于年轻人的肢体语言,放在她的身上就有些做作,那些该小女孩说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明显就不够纯真。电影中二十一岁的直子说着那些应该让观众伤感的话,可是反而听了她说的台词心里倒是很别扭。水原希子,演绎小说中“幼齿”的绿子,她戴墨镜的样子很好看。但是她的“特立独行”有些许的“很傻很天真”。不管怎样,电影只是艺术的一种展现形式,森林在何处,由我们自己想象。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