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恒峰官网g22:恒峰娱乐手机安卓版:晨报人物宿管阿姨汤杏芬6年写了6部小说

时间:2018-12-20 07:41:02  来源:本站  作者:

  短暂的时间里,“宿管阿姨写出6部小说”的话题热度将一堆娱乐新闻甩在了身后。相关视频的评论区内,有人不禁慨叹“作为一个大学生写的字还没有宿管阿姨多”,有人愤愤不平“为什么我一个农民写10多部小说也没上热搜”,有人更是大胆揣测“如果是言情小说的话,那灵感是不是来源于每天宿舍门口的一些小情侣”……

  一个宿管阿姨竟然写起来就停不下来,半夜有灵感还会爬起来码字。一些年轻人熬夜阅读的,就有可能是这位宿管阿姨的大作。但没几个人记住这位阿姨的名字,就连视频的字幕,都把她名字中的“芬”写成了“芳”。这条标注着她错误名字的视频,累计播放了155万次。

  从7月5日起,就有媒体致电汤杏芬。上了热搜之后的几天,各大媒体的电话纷至沓来。“文学扫地僧”、“藏在大学宿舍楼里的大作家”……一阵喧嚣过后,汤杏芬又过上了不被围观的平静日子。其实,她想多说一些自己的写作。“写作是心对心的解读,有很多东西嘴巴是说不出来的,但却可以通过文字把它倾诉出来。”

  写作像汤杏芬平素生命中的一个豁口。一部小说写毕“仿佛把苦水全倒出来了”,一个画面似乎值得人们久久凝视,奋力搏取。好的东西记录下来,坏的东西就虚拟到小说中去。网络写作的10年间,她将身边人多姿多彩的生活样本,多多少少地集纳到自己的文字中去。

  8月的第一天,汤杏芬说:“网红不网红的,也就那样吧。我的作品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远远高于网红的价值。”但是,她不得不承认,除了要报道她的媒体人,很少有人真正关注她的作品。

  “文学和人生一样都在等待奇迹。一个宿管阿姨写现实生活,还掌握了良好的小说叙事技巧,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可以鼓舞人们相信生活。”收到浙江省网络作协常务副主席夏烈的评价和加入网络作协的邀请时,汤杏芬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大哭一场,“从2008年开博客到进入作协,我走了10年。10年的心愿,10年的路。我好像没有非要把这个事情做成什么样子,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1969年,出生于杭州余杭百丈镇百丈村的汤杏芬,读小学时就包揽了学校所有的作文最佳奖项。语文成绩顶呱呱,数学成绩差到家。更不幸的是,父亲身患心脏病,唯母亲挑起内外大梁。作为三姐妹中的老大,迫于家境,她小学读完就拿起了镰刀锄头。

  从2008年开通博客,汤杏芬陆陆续续写了6部小说。从19楼论坛到烟雨红尘小说网再回到19楼,由于不喜欢烟雨红尘的文风,她忍无可忍断然离开。现实题材和都市小说成了她的主阵地。网络文学写得好了是一种精神食粮,也能让读者放松,“至于小白文,真的不屑一顾。《甄嬛传》、《盗墓笔记》写得都很好,但小白文都太快餐了,不适合我们这个年纪”。

  虽然没能继续学业,汤杏芬却学会了东借西借,在村子里为自己找书看。坚持写作似乎成了她完成梦想的途径。“没有这样的渠道,没有人推荐。(加入作协的)心愿虽然在,没有也不强求。虽然很重要,到底没有重要过穿衣吃饭。这次能进去有种‘找到大本营’的感觉。”

  意外成了网红之后,丈夫突然对她说,“其实我老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婚后汤杏芬就有了写日记的习惯,每次写完就压在枕头下面。原来丈夫老早就知道了,偷偷看了之后便更加爱怜自己的妻子,只不过多年隐藏于心。“我知道你过得有多苦,所以很多事情我都让着你。”听到这些“马后炮”,汤杏芬不屑一顾,“搞得你好像跟圣人一样”。

  有很多人夸赞过汤杏芬,她自己觉得是大家的鼓舞,亦或是一种因关系好而生出的赞誉,但连她自己都认为自己的小说是“小学生作品”。夏烈“比一般网络小说要高一筹”的评价让她难抑心中的激动,“他这是真的看了我的作品,没看过的话,他说不出这个评价”。夏烈仿佛给自己下了一个权威的“段位”评定。恒峰官网g22

  但是,回归到最初的写作,汤杏芬还是说“我无非就是爱好和别人不一样,有的人爱好打牌、跳跳广场舞,有的人喜欢搓搓麻将。我只是选了一个别人看起来有点高大的爱好,写作可以忠实地跟随你。”

  这本书以出生即夭折的“我”的亡者视角切入,讲述在讲究“阶级”、“成分”的时期,出身于地主之家、以自我为中心的母亲,为摆脱“成分”不断洗地,自以为是地安排自己和一众儿女的人生,从而改变了他们的命运的故事。文章现实主义的手法与开合有度的叙事引人入胜,写爱情有《边城》的纯粹,记苦难有《活着》的透彻。

  故事中,母亲一而再的错误选择,使得大女儿夭折,二女儿被逼跳河而死,三弟被烧伤而抑郁,四弟被送养,五弟随母亲改嫁、在二姐被逼死后与母亲决裂,六弟和七妹被扔给后爹,且为了生存一个偷盗成性,一个浪荡无度,两人都锒铛入狱又被释放,八妹长大后不孕,九妹被送走。尽管母亲肆意安排,一众儿女或隐忍或反抗,最终都与母亲“和解”。

  设定夭折的大女儿为故事中的“我”推动情节,“能够看到每一个人的心理活动,相当于剧透,通过亡者的视角全部说出来。如果单纯以我的视角展开,虽然有一定的代入感,却难将他人的心理活动描述出来。”每一个人的所思所想都写出来,这样视野就宽了。

  文中的母亲背负地主恶名,想要从失败的婚姻中走出来而选择了离婚,不断主导着自己的人生。“一个女人,身处于这样的环境,想要全身而退,有勇气走出失败的婚姻,我是赞赏的。”不好,我就离;离了,我奔幸福去。而对子女的“人生操控”,则是基于人性恶的本源生发的魔爪,“这是一个纠结的角色”,对于像外祖母一样的人设,汤杏芬很难过。

  “我还以为是一位专业作家写的,文字凝练,不拖泥带水,有着很强的自传色彩。”杭电人文与法学院王国枫教授如是说,一个小学毕业的中年妇女对人性之恶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小说让他想起著名作家野夫的经典作品《江上的母亲》,“太苦了,太压抑了,抬头低头都是命运的悲怆”。实际上,书中每一个角色,都能在汤杏芬身边找到现实映射;每一个主人公,都是汤杏芬身边人的缩影。

  更有评论称“歌舞升平的时代,并不能遮蔽小人物的悲苦岁月。这是每个社会的镜像,残忍,也多元。”这是女性对生命的洞彻与敏感,以文字为武器,对抗着生活的凡俗与卑微。这是她们的诗与远方,是她们的理想国。

  汤杏芬没想那么远,确切地说,写作是一种发泄。“像我这样,还在保持着当初的初心,和文字的治愈力量密不可分。时间久了,就会淡忘这些东西。外祖母去世时我就想能不能结合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些什么......”

  当宿管之前开过餐馆创业,这些年也不间断地和一批文友切磋交流,不断地认识新朋友,自己会包粽子、做红烧羊肉在朋友圈里销售,每天她都会将自己身边的趣事推送到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头像上,她穿的是自己设计的蓝色旗袍。同龄人玩不转新工具时,她早已通过求教百度玩得不亦乐乎。

  汤杏芬有一个21岁的女儿。在学校里,汤杏芬有几百号“孩子”。在两个不同的场域中,她都很好地,甚至超额地担起了每个角色赋予的责任,做每一件事情都很“用力”。2014年,汤杏芬刚开始接管杭电公寓的18楼时,为了尽快认识楼里的学生,面对每天进进出出的个体,汤杏芬每次都“想办法拖住他们3秒”,去“观察每个人的面部特征、表情、眼神,至少你能记住他们一点东西。四方脸都是四方脸,高鼻子都是高鼻子,但只要认真看,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地方。”

  为什么要记住?“你们都是阿姨的孩子,哪有当妈的叫不出自己孩子名字的道理?每次回来你总不能让我说,‘哎,你回来了?’叫名字才有家的感觉。”这是汤杏芬给同学们的解释。于是2个多月,一栋楼832个学生的姓名、样貌,就这样全部记住了。

  但凡有什么事情,汤杏芬就在微信群里开大会。“文字沟通要比面对面好得多,面对面会受到表情、语气的限制。你给他们看文字,会有一个缓冲的时间。”时间久了,学生们都怀疑,阿姨是语言专业出身。大一新生会经历迷茫、困顿期,汤杏芬有机会就会开导他们,给不去上课的学生打电话;有了水果和零食,by红尘烟雨的小说悉数分给“先到先得的娃”。相应的,学生也愿意在阿姨生病时主动帮忙值班;阿姨需要帮忙,只需一吼即会有几十号人响应。

  几年下来,汤杏芬深信“学生们能够带给你的暖心的东西很多,跟他们在一起,和他们相处能看见很多社会上没有的纯粹的东西”。在学校里的见闻,汤杏芬回家也会很乐意地分享给女儿。“我好在能够像松紧带一样,该紧的时候就让它紧了,该松的时候就让它松了。即使有矛盾,我和女儿更像朋友。”女儿也认为“妈妈的意见很重要”。对待早恋问题,汤杏芬一早就防范着女儿,不定期问一句“有没有喜欢的人呀?”,“妈也想看看,以我家大丫头眼光,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一个人来人世走一遭,即便是不能留下点什么,至少要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影响一些人。哪怕偶尔有一两次。”汤杏芬想,无论是小说读者,还是学生和女儿。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