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小说

雷军组建小米团队听中国安卓的那些事

时间:2018-11-11 18:46:51  来源:本站  作者:

  创业很多时候就像混江湖,一个有创业意愿的带头大哥,千方百计聚集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攻城略池,比如小米。尽管后来走着走着,有些人就散了,但就像港片《古惑仔》主题曲里唱的,“来忘掉错对 来怀念过去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刘德(小米联合创始人之一)曾对创业做了一个很生动的比喻,他说,“创业非常像在大学里面的谈恋爱,短期的记忆是痛苦的,长期的回忆是美好的。”

  小米赴港敲钟当天,雷军在演讲中提及,“谢天谢地,公司第一天开张,有13人一起过来一起喝小米粥。至今我都不知道,他们当时是否真的信了。”陪着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的,除了孙鹏与刘新宇、李伟星等几名早期员工人,还有林斌、黎万强和(黄江吉)KK等几位联合创始人。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雷军这个带头大哥足够称职,他当年用一句“能不能用四年时间做成一家100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动员了一群优秀的工程师。

  2010年,从金山出来休息了几年的雷军,准备“出山”干票大的用互联网电商模式卖手机。一手一脚做过金山这样一家上市公司的雷军很清楚,创业无非三要素,人、事、钱。

  而人是最关键的。于是,他拿着小本本去搭班子,第一个找的是林斌。作为“李开复的左臂右膀”,林斌那时候在谷歌中国负责安卓的研发,因为谷歌与UC的业务来往从而认识了在UC担任董事长的雷军。

  有一天,两人如常约在咖啡馆里见面,雷军还没开口,林斌已告诉他正准备出来创业,方向是互联网音乐。雷军听完大喜,赶紧搭话,“不如跟我一起做一个安卓手机吧!”

  俗话说,打铁要趁热,雷军随即摊开一张餐巾纸,在上面画小米的商业模式:先从开源的安卓操作系统切入,做好用户体验,等操作系统被用户接受了,再做手机,然后通过电商模式卖产品,最终靠软件和互联网服务来赚钱。

  亲眼看见过谷歌电商失败的林斌,没有急于表态,电商模式能否做成、创业资金从哪里来这些都是他所担忧的。显然,雷军是有备而来的,他以做过卓越的过来人身份力证电商能成,“斌,你就相信我吧,我一定能把电商做起来。”

  随后,他搬出自己在金山的股票并抛出一句热血的话,“你拿着谷歌和微软的股票无非是为了投资,但最好的投资是投资自己。”如此诚意十足,林斌自然敢all in,于是他卖掉大部分谷歌和微软的股票,全部投入到小米。

  当时两人还商定,把融资的钱花完,如果不成功再融一笔,给自己两次机会,如果连续三次还不行,就认了。当然了,后面的故事我们都知道,小米今年7月以市值超4千亿的登陆港交所,一时风光无限,手执小米13.33%股份的林斌,成为小米IPO最大的受益人之一。

  合伙计划一敲定,两人分头挖人,雷军找来在金山的老下属黎万强。黎万强毕业于西安工程大学设计专业,从2000年开始加入金山,十年间,从底层员工做到金山软件设计中心设计总监,再到金山词霸总经理,长于用户界面和人机交互。

  私底下与雷军十分要好。有一天,黎万强找雷军聊辞职的事,雷军问他辞职后有什么打算,他扬言要开个摄影棚。雷军一听就笑了,说“别扯淡了,跟我干吧。”就这样,黎万强成为小米第三位联合创始人。

  特别有意思的是,林斌以同样的方式“俘获”了微软旧同事黄江吉。那时候,黄江吉在微软带领的研发团队重组,苦闷的黄江吉去找林斌诉苦。原本黄江吉只是打算跟老友吐槽一下目前的苦恼而已,谁知道林斌突然来了一句,“别在微软干了,出来跟我们一起创业吧!”

  林斌单刀直入,力劝黄江吉出来和他以及雷军一起创办一家中国人自己的公司。这让本来在微软碰壁又有了改换门庭心思的黄江吉异常动心。

  看到黄江吉的反应,林斌趁热打铁,随即把他介绍给了雷军,双方很快约好了面谈。

  在北京知春路上的一间咖啡馆里,雷军、林斌和黄江吉三人坐在一起聊天。初次见面,雷军很识趣,对于创业的事儿只字不提,只是和他一起聊各种电子产品,听中国安卓从手机到电脑,从iPod到电子书。就这样,三个人一聊就是几个小时,雷军毫无保留地展示了自己作为一个超级产品发烧友的素质。

  关于这次见面,后来黄江吉回忆说,“当时我以为我是Kindle的粉丝,但是没想到雷军比我更了解Kindle。当时为了用Kindle,我还自己写一些小工具去改进他,结果没想到雷军也是这样的疯狂,他甚至把一个Kindle拆开,看里面的构造怎么样。”

  在那场长达几个小时的面谈中,黄江吉当场判断定,对面坐的两个人是要做点什么事情的,虽然他彼时还不知道他们具体要做什么,但是在临走之时,他放下了一句话,“我先走了,反正你们要做的事情,算上我一份!”

  除了黄江吉,林斌还挖来了自己在谷歌的下属洪锋。曾经有人这样评价洪锋,“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跟雷军是同类人,满脸写着一个痴字”。跟雷军一样,洪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极客,只要能用手解决的,绝不动口,但一出口言语必精炼,常常一击即中,全在点上。

  2010年2月,雷军与洪峰见面,一番寒暄过后,踌躇满志的雷军开始唾沫横飞告诉洪锋:他是谁,打算怎么做手机,还有小米能给洪锋什么。言下之意,不外乎就是我们很牛,你来加入吧!

  见此状,雷军和林斌一头雾水。过了很久,洪锋才终于发话,用很冷静的口吻,一连问了好几个一针见血的问题,比如有硬件团队吗?认识运营商吗?能搞到屏吗?

  如此咄咄逼人的追问下,雷军才恍然大悟洪锋是有备而来的。“你接触他会压力很大,他没有表情,他随便你说,你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后来回忆起这次见面,雷军说。

  洪锋的问题一条比一条深入,很多是雷军他们自己没有想到的。与其说是雷军在面试洪锋,还不如说是他在考验雷军这个老板靠不靠谱。

  见过大风大浪的雷军,很快调整好状态,心里暗喜着势要拉这个人入伙。“洪锋等于帮助我们把思路重新理了一遍,不再是头脑一热的状态。”林斌说。

  虽然当时洪锋表现得很冷静,但其实双方是有产生“共振的”。在洪锋看来,创业团队的价值观必须一致,“大家觉得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是一致的,我觉得这点非常非常重要”。雷军的为人处事,恰好是他认同的。

  “这件事情够好玩,梦想足够大。或者说你可以说这件事情足够的不靠谱,因为它太疯狂了,你觉得这个事情从逻辑上是靠谱的,但是从规模上和疯狂程度上来说,是绝对的不靠谱。这很有挑战性,我决定来挑战一下。”洪锋说。

  更重要的是,此前两次因融资失败而半路夭折的创业经历始终让他耿耿于怀,如今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人靠谱,事靠谱,钱靠谱,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洪锋随即答应加入小米创业团队,负责移动互联网产品开发。这下雷军松了一口气。

  2010年,春寒料峭的四月、十三个人、一锅小米粥,一场携风裹雨的创业在中关村的银谷大厦里就此开始,启动的第一个项目是小米司机。

  打从谋划创业开始,雷军就设定每一个创始人都是某一方面的专才,且独立运作,互不干涉的。创业的蓝图已经摊开,但人才还是迟迟未能集齐,向来沉稳的雷军这时也不免有点着急。

  好在只是好事多磨。在洪峰的推荐下,长于工业设计的刘德加入。刘德在工业设计界赫赫有名,曾创办了北京科技大学工业设计系,是美国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建校80多年来招收的20多位中国毕业生之一。

  这年5月,刘德在北京出差,洪锋邀请他过去小米跟雷军等人见一下,在那场长达6小时的见面会上,雷军告诉他要做手机,“这是个巨大的机会”,并邀请刘德加入。

  一个从未在主场打过仗的人,突然被自家兄弟喊上场干一仗,刘德的热血一下子澎湃起来,一个月后,刘德all in,“雷总给大家忽悠的这个愿景也是足够好,那就干呗。”

  雷军盘算着,工业设计、用户界面和人机交互、软件工程、移动互联网应用研发和产品设计等人才已经聚齐,但唯独差了做硬件的,这可万万不行啊。

  随后三个月时间里,足足面试了上百人,还是没有找到合心意的。直到周光平的出现,才打破了这个局面。周光平从1995年开始就在摩托罗拉工作,是做手机方面的专家,但已经55岁高龄。刚开始有人推荐他的时候,雷军觉得应该没戏。

  但事已至此,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双方接连见面约谈好几次,有一天,正在出差的雷军突然接到林斌电话,林斌说,“周博士同意了!”

  至于王川的加入,那是两年后的事。王川是雷军多年的好友,节假日时间两家人经常一起结伴出游,关系甚好。据说,雷军二度出山重回金山收拾“残局”时,曾邀请王川担任金山CEO打理公司,但王川坚决不干,后来出于朋友间的义气,采取了折中的方法,挂着执行董事的虚职打算每周跑去金山帮忙一天,结果,每周去了五天,还坚持了很久。

  所以2012年,雷军把王川创办的多看科技买下,就是为了王川这个人,“成立小米之初就想一起做,但一直犹豫没有下定决心,王川就先做了多看。”雷军说。

  就像武侠小说里的烂熟开篇所言,“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小米在风口上创业,总免不了夹风带雨。

  基于种种原因,小米上市前夕,周光平和黄江吉双双离职,7人组合开始“分道扬镳”,于是有了黄江吉在小米敲钟现场面对媒体采访时的那一句,“我是香港人,也是小米人,以后我依然都是小米人。”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